义大利宪改公投若未过 民粹运动恐延烧欧洲

更新于2020-06-16 00:24:54
300
阅读
47
回复
义大利宪改公投若未过 民粹运动恐延烧欧洲

一旦义大利公投过不了关,五星运动党有可能在未来的国会选举中取得组阁权,当地民粹运动兴起,恐将不利欧盟的完整性,也不利欧元汇价表现。

川普胜选后美元指数强劲涨势,固然是反应未来联準会可能增加升息幅度,另一方面也代表同期间欧元汇价的弱势表现。近期欧元的弱势和义大利即将举行宪改公投有关,最新义大利的民调显示,这次宪改公投过关的可能性不高,意味着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第三只黑天鹅很可能降临。

义大利十二月四日举行宪改公投,现任总理伦齐在九月底宣布公投日期时曾经发下豪语,宪改公投如同对他执政的信任投票,若宪改公投没过关,他就辞职下台并退出政坛。放眼义大利政坛,假如伦齐下台,诉诸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势力可能会大幅上扬,只要伦齐下台,五星运动可能成为义大利政坛最大政党,有可能主导义大利脱欧。如果义大利也脱离欧盟,对欧盟的完整性比英国脱欧还更严重。

民调显示不支持宪改

公投前夕,义大利独立机构在民调封关前的十八日公布最后一批民调。分析民调的大数据显示,反对公投的民意支持度比赞成的高出十八%,再根据各项民调的统计加总推测可能的得票率预测,反对公投的民意可望以五二%的得票数占上风。由于日期逼近,在公投前夕未出现意外的发展,这次义大利公投极可能不会过关。也意味着将是继英国脱欧、川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的全球第三只黑天鹅即将来临。

义大利公投若失败使得伦齐下台,当地政治观察家指出,将会依据新的选举系统成立一个临时政府,或是由不具任何政党关係的专家,组成技术官僚的临时政府,并在三个月内举行国会大选。伦齐最近还表示,若是宪改公投没过关,他将不会参与任何筹组临时政府或技术官僚政府的行动。

更令全球金融市场担心的是,以民粹主义崛起的五星运动这几年在义大利政坛有如旋风所向披多数党席次,将由该党党魁取得义大利总理职位,该党是否会操作让义大利脱欧,极有可能让整个欧盟陷入一团乱的气氛。

民粹运动在欧洲恐蔓延

明年是欧盟最不稳定的一年,从三月份的荷兰大选、四~五月的两轮法国总统大选以及九月的德国大选。当前欧盟经济成长近乎停滞,最近两年叙利亚难民问题造成欧元区国家社会秩序不安,引发民怨。

明年这些要选举的国家现任执政党都面临被民意轰下台的危机,法国总统欧兰德可能连社会党的党内初选这关都过不了。德国总理梅克尔所属的基民党在过去一年多的地方性选举都败选,对梅克尔明年寻求四连任总理造成挑战。

如果义大利民粹兴起,有可能在欧洲其他地方都掀起民粹,对现有欧盟的完整性造成严重的挑战。○八年的金融海啸和一○~一二年的欧债风暴重创义大利经济,尤其是义大利的金融机构几乎没有任何市场竞争能力,负利率环境造成义大利银行业经营环境非常困难。欧盟金融法规又卡在那里,让义大利政府没有办法直接纾困义大利银行业。

这些潜在因素,都让义大利境内要求脱离欧盟的声浪兴起,五星运动得以获得民众的支持。义大利是仅次于德国与法国之后的第三大经济体,一旦义大利脱欧,欧盟极有可能瓦解,并将改写现在欧洲的政治、贸易与金融版图的新秩序,这也是义大利宪改公投备受金融市场关注的原因。

受到义大利宪改公投可能不会过关,在川普胜选后引发欧元汇价重贬,欧元兑美元这段期间贬值四.四一%,欧元汇价的弱势也是拉抬美元指数冲上十四年新高以及人民币汇价创八年新低的重要推手;义大利十年期公债殖利率飙升到二.一一七%的去年六月下旬以来的新高,并和德国十年期的公债殖利率利差扩大到一.八五五%,是欧债风暴以来的最大利差。如果两者的利差没有在公投结束后缩小,很可能对欧元汇价带来新的贬值压力。

欧元、美元一比一平价

从技术型态分析,这波欧元汇价低点已经创下一.○五二五美元,距离去年十二月初低点的一.○五二一美元不远。一旦欧元汇价被掼破一.○五美元就可能直探一比一的支撑。欧元兑美元从二○○二年十二月初至今就一直没有回测一比一的支撑。就美国与欧元区的基本面和未来货币政策走向观察,假如这次欧元兑美元贬破一元支撑,未来可能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欧元兑美元很难回升到一元以上的价位,势必牵动全球性共同基金和避险基金的流向。

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CFTC)公布的期货筹码面显示,从九月二十七日当周放空欧元期货的部位为十七.六五万口契约,到十月二十五日当周空单部位来到近期高点的二六.三八万口契约,但十一月份以来空单陆续回补,并降到二四.○七万口契约。代表部分对沖基金认为欧元暂时在一.○五元已经不再过分看空欧元,先等义大利公投结果出炉后再说。至于欧元能否守住近期低点支撑,那就要观察公投结果出来后市场的反应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发现更多